読者です 読者をやめる 読者になる 読者になる

日本近現代史と戦争を研究する

歴史学の観点から日本近現代史と戦争について記します。

屍山血海的南京 敵在南京之空然暴行(續)

前エントリの続き。


新中華報 421 1938.3.1

屍山血海的南京
 敵在南京之空然暴行(續)


嗣經國際救濟委員会竭力交渉結果、敵兵明目張胆之獣行略見減少。但其毀絶人性之殘暴程度、并未降低、於是不分晝夜、紛紛擧牆而入収容所、毎見婦女、不暇佔地、即強行姦淫、因之求救呼喊之聲、常達院外、蓋在収容所無法抗拒只有聴請野獣慘行也。同時另有一部敵人在収容所外遍覓婦女、彼之殘酷手段與萬惡行為、更不能想像、國際委員会鍳此、又開金陵大學爲婦女収容所、前往爭避之婦女、極爲擁擠、然而暴敵醜行愈加兇猛、按其姦淫對象爲十二歳少女至七十歳老婦、如果有誰抗拒、即行槍斃、其次在西路一院内當一婦女被其姦淫時、其丈夫前往哀求釋放、敵軍見而震怒、以刺刀將其刺死。此外敵兵虐待難民之惡擧、送出層見、某日一被姦淫之裸婦屍體、僵臥血中突爲一日兵覩兒、乃強迫我難民與之性交、該市民竟在抗拒之下、死於非命。而該屍體亦遭刺數刀、如是慘絶人世之奇辱、日多一日、迄至本人離京日止、已有一萬婦女被日兵姦汚。


敵在南京暴行非但屠殺縦火姦淫、且復縦兵爲盗、任意搶刼、當難民移避難民區時會將家門閉鎖、嗣據目撃者稱各街巷門戸業已開啓、而室内物件已空、此顯然爲敵軍搶掠、按自敵軍進城後一個月内毎日大批卡車滿載器物、向下關駛去自係以車船運走。并聞所有紅木家倶亦均搬運罄盡、較珍貴物品、則更早爲敵席捲一空。


敵兵入据南京後、即進行組織僞組織、用種種卑劣手段、將自治維持會組織、任陶錫三爲會長陶係南京人係一浴池經理、并置相當地産、陶逆與齊逆變元爲知交、故此次得敵人之信任、爲僞組織會長、付會長爲孫某、亦係南京人、以略通日語、被敵任命。該會現分總務、交際交通、財政調査、人事、公科、會計等設於首都警廰内、該僞組織唯一工作在爲敵人作奴隷的服務‥如正工運輸購辧以及代覓婦女、等醜惡工作、偶有不利、及遭敵兵嚴窅指責、陶孫等逆乃不知恥辱、甘之如密、且更以卑鄙行為諂敵、固可謂毫無人心、僞組織雖欲進行關於維持秩序與安定社會工作、但所統治區域焦土一片、渺無人烟、實無何工作可談、至秩序問題、敵兵之猛暴、亦決非彼所可制止、該逆爲博敵之歡。


於本年元旦掛五色旗、敵兵在京一切暴行、大致已如上述、但至天羽所部敵軍開入南京後、即在京市佈置各種工事、同時在政治方面亦強命難民趕囘原駐所天羽張貼布告、難民區念五六萬難民一律遷出難民區、否則即用武力驅逐、雖經國際委會交渉、仍無結果、於是難民羣衆先請以老年遷出、以待後情、然敵兵仍嚴勵令壯年同時遷出、有多數被迫遷囘、但於晩間竟有大批婦女哭啼而返、因之僅使一般人惶恐萬分、不敢。


至近數情形略見好轉、然亦毫無恢復秩序之可能、又敵国鍳於我軍進迫南京、於最近強迫南京、於最近強迫大批壯丁在城内外建築工事、同時在國府■軍部外交部鉄道部軍委會及各大建築、均駐有敵軍把守、各該地帯均不准一般人近前。


自敵軍進城後之一月、全部南京淪人黒骼時代、難民區外燄蔓延、焦土一片、搶刼横行、渺無人烟、難民區内屠殺姦淫、任意摧殘、内外殺氣重重、了無半分市景、近雖略有恢復、但電話電報及郵政則仍毫無辧法。至各種商業皆被摧毀、現在敵於難民區内新設立商店多處、物品大部咸由難民外區搶掠而來、往購買者甚少。前上海新申報爲敵宣傳機關報、傳南京市業已恢復舊觀、實不値一笑。此外在難民區内挑担理髪者甚多、略有生意、然此決非所謂商業也、再關於京滬通車事、亦極属滑稽、表面上敵當局佈安告民通知京滬於某日通車、實際上前往乘車者、均不獲達到目的、則所謂通車實爲敵軍侵略之工具耳、在京數十萬難民急欲聞抗戦消息、不得已由新申報採悉、大半消息又多荒謬無稽、現在多設法於外人家中、領聽中央社廣播、遇有抗戰捷報、雖在水深火熱之中、亦無不欣歡鼓舞云。 (完)